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本体论研究复兴的各种表现形式(17)----姚毓成整理 (进行中)  

2014-07-18 23:22:01|  分类: 探讨现代西方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体论研究是以人的存在作为理论前设的,如果人们试图超越这个前提去做本体论的思索,这种思索本身就是矛盾的。

###本体论就是探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一切是不是在背后都有一个抽象的、不依赖于现实世界的基础,精神的或是物质的,是不是都有自已的抽象的根据。简单的说,形而下就是指的现实的我们可感知的世界背后的原因,是抽象的,是不可感的,并且是作为可感世界的根据存在的,本体论就是探讨形而下的世界的形而上根据的。

### 本体论一直是哲学最古老、最传统的问题。以往研究本体论较多注重其与形而上学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的关系或从哲学的基本问题角度去研究。我们认为本体论的确立为整个哲学体系奠定了坚实的理论框架和基础,哲学的主客体关系、思维与存在的关系以及由此而生发出的哲学的基本范畴都离不开本体论。形而上学本体论、神学本体论、人学本体论、实践本体论等四种本体论学说,不仅代表了哲学发展的历程,构成哲学史的基本框架,而且它使哲学的内涵变得更为丰富和深刻。本体论是哲学的思辩之根。本体论更深层的哲学意义还在于,它为人类建立起精神家园,使人不再孤独,成为人类可依持的生存状态,由于人类意义世界的建立和对超越存在的追求,从而把人提到真正主体的地位.

17、“存在就是成为约束变项的值”----奎因的本体论承诺学说(资料来源陈波《奎因哲学研究》)

在奎因的整个学术生涯中,对于本体论问题的关注是一贯的,他的哲学出版物中有一半是关于存在、对象、指称、本体论、本体论承诺及其还原,特别是关于它们与量化和一阶逻辑的关系 。这就是说,奎因的哲学出版物中有一半是探讨本体论问题的,本体论学说在他的哲学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

(1)本体论承诺的识别标准

在本体论方面,奎因区分了两类问题:一是事实问题,即实际上有什么东西存在;一是承诺问题。他指出:“当我探求一某个学说或一套理论的本体论承诺时,我所问的是,按照这个理论有什么东西存在。一个理论的本体论承诺问题,就是根据那个理论有什么东西存在的问题”

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类问题。本体论承诺与实际上有什么东西存在无关,而只与我们说有什么东西存在有关,因而归根结底只与语言有关。而实际上有什么东西存在则是一个事实问题,它并不完全取决于语言。所以奎因指出:

一般地说什么东西存在不依赖于人们对语言的使用,但是人们说什么东西存在,则依赖其对语言的使用。

奎因认为,在本体论的研究中,哲学家有理由退回到语义学水准去考虑问题,即通过语义上溯,避开实际上有什么东西存在这个事实问题,而专注于一个理论说有什么东西存在这个语言问题。因为这样可以避免传统哲学在讨论有什么东西存在时所造成的困境,使本体论争论变成有关语言的争论,从而有助于争论的平息与问题的解决。

由于本体论承诺只与一个理论说有什么东西存在有关,于是下述问题就是需要研究的:在一个理论中,是什么要素使其作出了本体论承诺?或者就,该理论内本体论承诺的负载者是什么?

奎因反对“本体论承诺的负载者是单称词项或名字”的看法,并将其斥之为谬见。他认为,事实上,

名字对本体论问题是无关重要的。

这是因为,单称词项或名字的出现最终是可消除的,具体途径是:首先,将单称词项或名字转换为一个摹状词,例如将“苏格拉底”改写成“柏拉图的老师。”将“飞马”改写成“那个被 科林斯勇士所捕获的有翼的马”。如果没有现成的办法,也可通过较人为的方法将其改写,例如,将“飞马”改写成“那个是飞马的东西”,“那个飞马化的东西”。其次,用罗素处理摹状词的办法将摹状词消除掉。“柏拉图的老师鸩毒而死”,这个含摹状词的语句可以看成是这样一个合取命题:“至少有一个并且至多有一个x教授过柏拉图,并且这个x鸩毒而死。”在这个单称命题中。单称词项、摹状词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有量词、个体变项和谓词。于是,奎因得出结论:既然我们使用单称词项所说的话都可以在一种根本没有单称词项的语言中说出。因此,单称词项就不可能是本体论承诺的负载者,使用它们决不会使人们因而担负在本体论上许诺某物研究的责任。此外,奎因还论述说,存在着无名称的对象,例如根据集合论,必定有不可能逐个枚举的对象,最明显的是无理数,无论我们使用多么丰富的记法和多么笨重的表达方式,也不能逐个枚举它们。这也说明单称词项或者说名字不能成为本体论承诺的负载者。奎因指出,有些哲学家之所以认为它们作出了本体论承诺,是由于两个基本错误:一是滥用“存在”一词,败坏了“存在”这个好字眼。他们将存在等同于现实性,认为存在具有时空含义,而奎因认为,存在只是简单的“有”。二是不区分名称的含义和所指,而将其混淆在一起。

奎因也否认本体论承诺依赖于我们所使用的谓词的说法。有些哲学家如柏拉图主义论证说:使用如“红的”这种谓词表达式必然导致承认不仅有个别具体的东西存在,而且还有非个别的对象,如红这种抽象性质存在。在奎因看来,这一看法包含一个基本错误,即把谓词也看作是名字,从而要在诸个别事物的共性或共相中寻找其指称对象。但事实上,谓词根本不是名词,它们本身在外延上并不指称任何特殊类型的实体,只是出于某些对象是适用的,对于某些对象则不适用,或者换句话说。把它们用在某些对象上得到真句子,用在另一些对象上则得到 假句子,如此而已。因此,柏拉图主义者从一般谓词表达式到共相或本质的推理是不成立的,谓词本身并不携带本体论承诺,它对于柏拉图主义(实在论)与唯句论的对立是中性的。有些哲学家还论证说:把一般词项“红的”作谓词使用时,我们必须承认它命名了一个实体,即共相“红”,否则这个谓词有什么意义呢?奎因指出,这里的错误是抹杀命句与意义间的重要区别。一个一般词项是否有意义,不在于它是否具有为一个实体命名的功能;只要我们知道:在什么时候、什么条件下可以使用这个谓词,在什么时候、什么条件下不能使用它,我们也就知道了这个谓词的意义。因此,一般词项能有意义地作为谓词使用,并不能推出它的意义在于作为一个实体的名称。奎因于是作出结论说:

(2)本体论承诺的识别方法
(3)本体论承诺的认可标准
(4)代理函项与本体论还原
(5)本体论承诺的选择标准
(6)本体论承诺学说批判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