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实践语言,实践思维,实践智慧(15)与网友议论6  

2016-12-14 12:36:59|  分类: 探讨现代西方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形而上学》第六卷第一章里,亚里士多德系统论述了他的学科分类思想。他认为存在着三门学科:理论之学、实践之学和制作之学。理论之学包括数学、物理学和第一哲学(或神学)。物理学研究分离地存在但并非不可动变的事物;数学(的某些部门)研究不可动变但不分离地存在的事物;第一哲学研究即分离地存在又不可动变的事物,这些事物具有神圣性,是神的所在,故这门学科也叫神学。关于实践之学的下属门类,在这里并没有集中阐述,而是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一卷第二章中,亚里士多德把政治学作为实践之学的最高学科,下属战略学、家政学和修饰学等。关于制作之学,他并没有专门论述。

###亚里士多德的实践概念是理解马克思的实践哲学的一把钥匙

《突破传统的哲理数学》 2004-05-07 来源: 光明日报

 数学由于计数和计算的需要而产生,随着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发展。时至今日,它已成为整个科学技术的基础。而且,是否成功地运用了数学成为衡量一门科学是否完善的标志。正如恩格斯所说,一门科学只有在成功地运用了数学之后才算达到了完善的地步。然而,由于受形式逻辑的束缚,传统数学远远不能适应人文社会科学及复杂性科学研究的需要,因而“哲理数学”应运而生。

“哲理数学”是一门研究自然、社会和人生在深层次及在宏观上存在的联系和数量关系的科学,是与传统数学根本不同的一种新数学。它区别于传统数学的本质特征在于实现了哲学思维与数学思维、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传统文化与现代科学的有机结合。因此,它可以克服形式逻辑带给传统数学的局限性,使数学思维进入一切研究领域,包括上层建筑、人文社会科学和中医学等传统数学思维很难进入的领域。

同一性和对立性的定量研究是哲理数学核心之所在。引入主导属性明晰度、关联偏差、中心变量明晰度等概念就旨在为此奠定基础。这些概念所涉及的量一般不可实测,而靠思维去把握,因而具有模糊性,这与模糊数学无异。所不同的是,模糊数学只从一个方面进行考察,哲理数学则从既对立又统一的两个方面进行考察。这就导致数学思维发生质的飞跃,由单纯的定量发展到将定性与定量有机地结合起来,而以正负号定性、以绝对值定量。事物之间的同一性和对立性也由正负号揭示出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可以计算出同一和对立的程度,因而也使哲学思维发生质的飞跃,由单纯的定性发展到将定性与定量有机地结合起来。哲理数学的理论框架是以元系统、主导属性明晰度、关联偏差和中心变量明晰度等四个最基本的概念为理论基石构建起来的。它的基本理论包括基本属性论、关联偏差论、中心变量论、辩证关系论和元系统论。其中,前四论为基础,元系统论是核心。其主要内容在于探索自然系统、社会系统和符号系统诸种特性的本原。诸如人类社会何以形成、自然界各种生物何以具有相对稳定性、社会矛盾的根源是什么等等,都属于它的研究范畴。

哲理数学之不同于传统数学,根本在于思想方法的变革。由于它以唯物辩证法贯彻始终,将定性与定量研究融为一体,因而大大地拓宽了数学的应用空间。一般地讲,只要涉及定性,按照哲理数学都可进行定量研究;只要存在数量关系,按照哲理数学就可写出相应的计算公式。哲理数学不仅可以解决许多按照传统数学方法很难,甚至无法进行定量研究的问题,而且对于一些用传统数学方法可以解决的问题,有时也比其更加简便。对于哲学而言,由于哲理数学将一些基本哲学概念数学化,因而使哲学思维趋于精确,使一些哲学命题可以像数学命题那样进行论证,同时使一些仅靠思辨很难搞清楚的问题昭然若揭,因此也大大地拓宽了哲学的应用空间。基于哲理数学所建立的阴阳五行逻辑和河图、洛书公式体系破解了中医界几千年悬而未决的理论之谜,使得中医辩证论治的思维过程可以用公式加以表达,使得处方可以用公式推导出来,同时使中医的治疗方法可以从逻辑检验的角度得到严格的证明。在此基础上,还可进一步建立五运六气公式体系、伤寒辩证公式体系、伤寒六经原理公式体系、十二经升降模式公式体系、中药气味模式公式体系,从而全面实现中医理论数学化,为中医规范化、现代化和走向世界奠定基础。然而,哲理数学的应用远不止此。到目前为止,它还涉及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系统学、人才学、科学计量学、管理学、生态学和国家宏观决策等诸多领域。相信随着它的理论体系的不断完善,它的应用范围也将进一步扩大。如果说传统数学是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的基础,那么可以说,哲理数学最终将成为人文社会科学和中医学的基础。

当然,哲理数学并不是万能的。它可 以弥补传统数学之不足,但不能代替传统数学。同样,它也不能为传统数学所包含或替代。就理论体系而言,它与传统数学是并列的;就功能而言,它与传统数学是互补的。 (作者系西北大学哲理数学研究所所长、教授)

《知识论的悖论意义与哲学的划界问题》

张蓬在《文史哲》2008年第5期撰文指出,在西方哲学中,哲学作为一种“解释”性的存在方式,实为哲学家们在人作为人的存在中的“哲学谋划”,这些“哲学谋划”实难以走出“逻各斯”的知识论边界。在西方哲学中,存在各种面对自己认定的问题而提出的各种哲学谋划方式,这些谋划方式在知识论立场上都不得不陷入悖论的窘境。因为这些哲学谋划都是用某种预设的标准给出一个该不该的选择依据。这种悖论的发生源于哲学的使命和意义要为人所面对的世界,做出合乎某种逻辑的解释。这样的哲学作为“智慧”总是表现为对“我与他”说出些什么,这个“说”的欲望就是哲学的存在论意义。一旦从解释的哲学走向“解释”自身的消解的时候,也就找到了哲学的界限,因为只有哲学的自我批判和否定才可能有哲学的消解,在这里,哲学失去了“说”的权利和意义。哲学的现实性在于哲学形而上的终极关怀为人的精神寻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处,同时也在哲学作为精神的破坏性中取消了哲学的存在意义。也就是说,哲学的存在意义不在于自身的建构,而在于自身的否定和在自身的否定中对宗教、科学、政治、艺术的建构。所以,哲学自身的“不是”可能就是哲学本身。

《实践检验与逻辑证明》----张庆熊
这里涉及实践检验与逻辑证明的关系,这是一个依然困扰中国理论界的难题。
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理论界在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时候,著名的美籍华裔逻辑学家和人工智能科学家王浩在复旦大学所做的报告中认为,“唯一”这个提法不妥,因为科学实验和逻辑证明都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他建议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改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后标准”,因为逻辑和数学归根到底要在实践中应用。
但是,“最后标准”这一提法仍有欠妥或需要加以澄清之处。这一提法似乎意味:数学家的数学证明,如“毕达哥拉斯定理”的证明,还不是最终的,还需要在实际应用中的检验;仿佛一个工匠对物体形状的实际测量可以推翻几何学定理的证明。
有关这个问题,胡塞尔写道:“毕达哥拉斯定理以及整个几何学只存在唯一的一次,不管它如何经常地被表达,甚至也不管它在什么语言中被表达。”(Husserl,1954,S.368)这里的“只存在唯一的一次”,是指“一经证明,就一劳永逸地证明。”每一个从事毕达哥拉斯定理以及整个几何学证明的人,不论他在什么地点和时间,只要他的证明不发生错误,都会得出相同的结论。这是说,数学和逻辑的真理具有普遍性和“超时间性”或“全时间性”。数学家倾向于赞同胡塞尔的以上说法,他们不会认为毕达哥拉斯定理不是最终的,是可以被某个工匠在实际应用中推翻的。
我想以上提到的那位华裔科学家说的“最终证明”不是这个意思。他不是说,“毕达哥拉斯定理”最终是否正确,几何学的证明还不算数,还要靠工匠的实践来证明。确切的表达应该是:几何学之类的理论,作为整体,归根到底来源于实践,应用于实践,在实践中经受检验;它们最初的公理、它们的推论规则、它们的有效性范围,是在实践中得到确认的;一旦这些公理和推论规则得到确认,那么就可以在纯演绎的思维中进行推导,得出具有必然性的结论;而一旦我们超出了它们的有效性范围,就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当我们谈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时候,要注意理论之内的问题和理论之外的问题。一个理论作为一个整体,它的真理性要受实践检验。但是在一个理论的内部,在它的公理、推论规则、有效性范围得到确认的情况下,是可以进行演绎证明的。就一个理论整体的真理性要受实践检验而论,可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为局部真理要服从整体真理,局部演绎证明的有效性不能取代其所依赖的理论整体所预设的前提的有效性。理论前提的有效性要靠实践来检验。一旦前提错了,尽管演绎推理是正确的,结论仍然是错的。再说,一个理论前提的有效性是有范围的。对这个有效性范围的确定也取决于实践经验,而不能通过它内部的演绎推理来证明。毕达哥拉斯定理可以通过欧几里德几何学的公理来证明,但欧几里德几何学公理的有效性限于平面的范围。这不是一个在欧几里德几何学内部所能证明的问题。也许,借助于一个更大的几何学理论的公理能证明欧几里德几何学公理的有效性范围,但是这个更大的几何学理论的公理仍然是在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我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就知识的整体而言的。整个人类知识归根到底来源于人类的实践和应用于人类的实践。人类知识具有关联性,结成一个网络,其外围或边缘部分与实践经验直接接触,其内部的定理、定律、推导规则(包括逻辑和数学的推导规则)与实践经验相离较远,但并非脱离实践经验。通过来自知识边缘的直接的经验命题向知识内部的非直接的经验命题的层层传递或影响,知识内部的核心的定理、定律和推导规则也会发生变化。知识是一个观念的体系,观念是人的构造的产物。当与直接经验相关的外围观念发生变化后,内部的观念也会进行调整。有的时候在知识内部会发生根本性或“范式性”的变革,并会反过来影响对外围命题的解释。正因为存在观念与观念之间、命题与命题之间的关联,逻辑和数学的演绎推导有其用武之地,其所谓“必然的真理性”存在于这种关系之内。但是,由于知识的整体是与实践经验相关联的,所以逻辑和数学的所谓“必然的真理性”就是有限度的,是归根到底仰仗于实践经验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谈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或“最后”标准。
现在来考虑胡塞尔的观点。胡塞尔认为,“a+1=1+a”、“在每两个性质不同的声调中,一个较低,另一个较高”、“一个判断不可能有颜色”、“一个知觉本身是对某物的知觉”之类的命题,不是经验事实的表达,而是有关观念和观念间的关系的“自明之理”。在一定的意义上,胡塞尔说的没错。这一定的意义是指在相关的理论或观念体系之内。但是一个理论(观念体系)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它是怎样应用于实际的?这仍然与实践经验无关吗?这时胡塞尔的论断就有值得商榷之处了。
例如,对于“在每两个性质不同的声调中,一个较低,另一个较高”这个命题来说,在声调理论已经确立的情况下是“自明之理”,但是对于一个还不知道什么叫“声调”、声调中的“高”和“低”是什么意思的人来说,就不是“自明之理”。这时最好的办法是给出一个“操作定义”,如拿出一把五弦琴,通过弹奏不同长度上的琴弦,让人明白什么是声调的高和低。这种通过操作定义来认识“在每两个性质不同的声调中,一个较低,另一个较高”的意义的人,已经是把经验与这个命题联系起来了,因而它不是脱离经验的纯粹的自明之理。
再比如胡塞尔的意向性理论。这一理论在此的表现形式为“一个知觉本身是对某物的知觉”。胡塞尔认为这是一个自明之理,是可以通过返观自己的意识活动的内知觉而发现的,因而是可以脱离外在的实践活动的。但问题并没有像胡塞尔设想的那样简单。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等著作中深入考察了意向性问题。维特根斯坦论证,离开外在的判据,如身体的运动、外在的事物等,就无法辨别知觉与错觉、知觉与想象等,因而“一个知觉本身是对某物的知觉”不是内在的“自明之理”,而是一个依存于外在实践活动的结论。(参见张庆熊)
《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张庆熊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指出:“人的思维(Denken)是否具有客观的(gegenstndliche)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Mensch)应该在实践(Praxis)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Wahrheit),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Wirklichkeit)和力量(Macht),自己思维的此岸性。”(《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55页)引文中的一些德文原文是我根据德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附加的(Karl Marx,Friedrich Engels Werke, Band 3,S.5)。
马克思的这一断言是完全正确的。但庸俗的唯物主义者片面理解马克思的这句话,他们把它理解为人的每一个思维、每一个命题都要由实践来证明,并由此排斥逻辑和数学证明的有效性。我认为马克思的这一论断是就思维的整体、知识的整体、理论的整体而言的。在此,“思维”、“人”、“实践”、“真理”、“力量”、“现实性”用的都是单数,按照德文文法可以推断,马克思在此是从整体上论说人的思维的真理性与实践的关系。
马克思还指出:“因此,和唯物主义相反,能动的方面却被唯心主义抽象地发展了,当然,唯心主义是不知道现实的、感性的活动本身的。”(同上,第54页)我认为,这种能动的方面是指意识对观念和观念体系的构成活动,以及在观念体系的内部按照一定的公理和规则的逻辑的推理活动。庸俗唯物主义看不到意识的这种能动的方面,闹出了许多笑话,如主张毕达哥拉斯定理还需有工匠的实际测量来证明。
胡塞尔的现象学在阐发意识的能动作用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他详尽论证意识活动是如何构成人的观念体系的,这其中包括他特别感兴趣的逻辑和数学的观念体系。尽管胡塞尔晚年意识到主体的这种构成活动是在生活世界和历史的过程中进行的,但他依然强调在这可变的生活世界和历史中有一个不变的意识结构,即意向性的结构,主体意识正是通过这个不变的结构构成知识的体系,从而保证知识的确定性。但是胡塞尔忽视了,既然意识的构成活动是在生活世界和历史中进行的,那么意识的结构就处在一个更大的结构之中,即处在意识与生活世界和历史的关系的结构之中,我们也可以说处在意识与实践的关系的结构之中。意识结构不是变中之不变者,而是随着生活世界和历史的变化而变化的,尽管具有相对的稳定性。这就是海德格尔所谓“在者的在世的结构”比起意识结构来是更加基本的结构的道理。(cf.Richardson,p.179)
最后我想指出,马克思没有把“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等同为“一个判断符合一个事实”,而是从整体上考虑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把真理视为“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人的思维包含对现存世界进行批判和改造的观念和方案,而这样的观念和方案要应用于实践,成为“实践-批判”的力量。当然,这样的观念和方案要遵循自然和社会发展的规律,否则就没有现实性,就要碰壁和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