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缺乏体悟”的理性思维现代创世论----姚毓成述评 (30)  

2016-02-05 20:48:00|  分类: 学习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能动性的最高体现是创造。人之为人,有创造欲望,这是人和动物之间最根本的区别所在。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过:动物也生产,但是“动物的生产是片面的,而人的生产是全面的;动物只是在直接的肉体需要的支配下生产,而人甚至不受肉体需要的支配也进行生产,并且只有不受这种需要的支配时才进行真正的生产;动物只生产自身,而人再生产整个自然界;动物的产品直接同它的肉体相联系,而人则自由地对待自己的产品。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建造,而人却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怎样处处都把内在的尺度运用到对象上去;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这就是人本质力量的体现。
  科学创新作为人的本质力量的体现,其内涵在于必须展现新的世界图景。当然,新理论对旧理论的关系是一种扬弃关系,既保留又抛弃,但新发现毕竟是科学理论的飞跃,是理论的质变(包括部分质变),因而必然与原有图景发生冲突,没有冲突就没有突破。由是,科学创新总是指向未知领域,而要揭示未知领域的规律,就只能采取试探的方式即假说的方式前进。正如恩格斯所说:“只要自然科学在思维着,它的发展形式就是假说。” 假说的基本特点在于:第一,它有一定的事实依据并经过一定的论证,因而有别于一般的臆想、猜测;第二,它对未知规律的把握尚不确切,因而有别于成熟的理论。所以,只要有一定的事实依据,假说出现的方式就应当允许并鼓励不拘一格。
“地心说”就是这样的例子,虽然它后来被“日心说”取代,但它毕竟是人类认识宇宙的一个必要阶段,至少没有它就没有最初的历法,而且直到现在,天文学中广泛使用的天球坐标系,还是以地心说为基础建立起来的。
关于理论体系的建立,是否一定要以西方科学为基准,这可能是新思想遇到的一个更大障碍。近代科学在西方兴起之后,以严密的逻辑推理和受控性实验为依托,产生了光辉灿烂的成果,也获得了绝对的权威地位。但就是在这种态势下,一些大学者也并没有放弃对东方思想的顾盼。早在17世纪,德国数学家莱布尼茨(Leibniz)就谈到对中国《易经》的崇敬,认为这是二进制算术思想的发端。他说:“《易经》,也就是变易之书。在伏羲的许多世纪以后,文王和他的儿子周公以及在文王和周公五个世纪以后的著名的孔子,都曾在这64个图形中寻找过哲学的秘密……这恰恰是二进制算术。这种算术是这位伟大的创造者所掌握而在几千年之后由我发现的。” 随着探索的深入,世界的复杂性日益显露,越来越多的事物难以精确量化,特别是有的对象用机械决定论无法把握,甚至用概率决定论都无法把握,这时候,西方科学的思维方式就开始受到挑战了。20世纪初,物理学界哥本哈根学派的领袖玻尔(Bohr),针对量子力学建立过程中关于“互补原理”的争论谈到,互补观念对于西方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的,所以他把希望寄托在东方人身上,并认为中国道家的阴阳二爻就是互补观念的最好表示。
###“科学”一词的本质含义,是客观规律的意思。科学体系大体包括三个层次:经验层次、理论层次和元理论层次,它们在产生和消融方面都有相对自律性。元理论是科学家的深层信念,例如物理学中的实在观念和因果观念,它属于哲学信念。元理论是科学的根本,但就是在西方科学内部,元理论也是可以改变的。
相对论是在不改动经典物理学元理论前提下的变革,而量子力学则是对经典物理学元理论有所改动的变革。尽管在量子力学元理论的问题上,爱因斯坦和玻尔之间发生了旷日持久的论争,然而,量子力学还是在现代科学体系中稳稳当当地站立了起来。爱因斯坦曾经指出,科学评价的标准包括外在的证实性和内在的完备性。虽然他的陈述和本人的具体评价态度并不完全一致,但就我们来看,任何命题系统,只要达到这两者的相对统一,就没有理由把它排斥在科学之外。
(继续)
这个抽象的模型一般性地说明了力学是一个决定的理论的含义。但这个说明并不完全令人满意。在暗示那被说成是决定论的东西,是一个物体系统,而不是关于一个物体系统的某些性质的一个理论上,这个说明至少潜在地有些令人误解。而且,在阐述这个模型时,由于没有提到任何理论,这个讨论就不能充分地说明力学作为一个理论被说成是决定论的意义了。因此,我们必须把一些复杂的情况引入迄今为止给出的论述之中。
让我们假设已确立起一组一般的陈述L,这样,如果给出S在某个初始时刻的状态,则借助于L就能推导出S在任何其他时刻的一个唯一状态。因此,若给出L和S在某个初始时刻的状态,则原则上就有可能算出S在任何时刻的状态。这表明相对于K,应该把这组定律L称为S的一组决定论定律。然而,需要引入一个另外的复杂情况。如果有待指定的S的状态变量的数目极大,那么实际上就不可能描述这个状态;到头来也不可能确立起一组定律L。因此我们假定,这一整套指称K中之性质的谓词是能够以某种方式按照少量属于这个集合的相互独立的谓词来定义的----为了定义起见,让我们假设能够按照独立变量v1和 v2来定义所有表达K中的性质的量。据此假设,如果我们知道了在一既定时刻变量v1和v2的值 ,那么我们也就知道了S在那个时刻的状态(如原来所定义的那样)。因此,我们现在修正这个原来的定义,以便S的状态变量恰好是这个小的相互独立变量的子类的变量,而按照这个子类中的变量,就可以定义其余的变量。因此,给出S在任何初始时刻的状态,如果这组定律L逻辑上决定S在任何其他时刻的状态,那么相对于K这组定律就构成S的一组决定论定律。
这个讨论可直接应用于力学。力学研究那些属于某一类型的大量性质之间的关系。然而,在描述一个系统的力学状态时,如果必须考虑所有这些性质,那么是否还会取得一个实际有效的运动理论就值得怀疑了。所幸,不是所有这些性质都需要明确地指出,由于存在着一组少量的变量(由一个质点的位置坐标和动量坐标构成),按照这组变量就可以定义关于其他力学性质的变量,于是位置和动量的变量就构成了力学的状态变量。譬如说,如果已知一个粒子的位置和动量,那么就能算出它的动能和势能。因此,当给出一个系统的力函数和它在某一时刻的力学状态时,它的运动方程就决定了它在任何其他时刻的唯一一个力学状态,因而也就决定了它在该时刻的其他一切“力学性质”的量值。
在一段经常引用的段落中,拉普拉斯声称,对于一个了解一切物质粒子的位置及其相互间的作用力的神明来说,“未来以及过去都呈现在他的眼前”。显然拉普拉斯在这里不过是在解释使力学成为一个决定论理论的力学的特点。而且,当19世纪的物理学家把决定论认同为一项科学信仰时,他们绝大多数都把他们决定论理论的理想当作一个这样的理想,这个理想以质点力学的方式来定义物理系统的状态。正如我们将看到的,这个理想在很大程度上继续支配着当前对物理学中的因果性和决定论的讨论,然而,在我们考察“物理系统的状态”这一概念对那些不是力学的物理学分支的关联之前,我们要尽力排除一些可能的错误观念的根源,这些错误观念涉及到力学本身是一个决定论理论的含义。
1、只须顺便提及这一事实:像任何其他的研究部门一样,经典力学只是处理物体的一组限定的性质和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