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学习资料:柏拉图的一与多八组讨论  

2016-05-13 21:37:50|  分类: 学习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问题的结构        

    下面,巴门尼德要向少年苏格拉底演绎理念间相互分有的理论。但是,开始讨论问题时不能先肯定理念间必定是相互分有并以此为前提去展开论证。理念问究竟应当分有还是不分有,这一点本身是要经过论证的。为此,应当把某个理念与其他理念可能有的全部关系先列出来,包括分有和不分有,然后分别加以考察,看会得出什么结果。假设一个理念甲,它和非甲的关系需要从下列八个方面去考察:    

    A.如若甲是,      

    考虑甲的方面:     

    (1)甲自身的情况,     

    (2)相对于非甲,甲的情况;      

    考虑非甲的方面:     

    (3)相对于甲,非甲的情况,     

    (4)非甲自身的情况;      

    B.如若甲不是,      

    考虑甲的方面:     

    (5)相对于非甲,甲的情况,     

    (6)甲自身的情况;      

    考虑非甲的情况:     

    (7)相对于甲,非甲的情况,    

    (8)非甲的情况。     

    以上八种情况由于是照希腊语言习惯的方式表述的,显得不太好懂。如果我们暂且把它放在一边,就问题的实质而言,情况是这样的:当假设甲与非甲是结合着时,要分别考察甲和非甲两方各会是怎样的情况,一是从甲或非甲自身的情况看,二是分别从与对方的关系中看。这样,假设甲与非甲结合时,就有四种结果要考察。同样,假设甲与非甲不结合,也有四种结果要考察。于是要考察的总共有八种情况。但是柏拉图并不是这样去组织思路和表述的,他是以希腊文中现成就有的两句表述式“甲是”和“甲不是”作为基本假设展开讨论的。“甲是”和“甲不是”在中文里不成句,因此有人译为“甲存在”和“甲不存在”。但是,如果存在指的是我们可感知的东西的存在,那么,这里说的是理念,理念肯定不是那样的存在。况已,“是”在这里作为一个理念的同时,始终保持着系词的性质,从中还要推论“甲是什么”和“甲不是什么”,以论述理念间分有或不分有所导致的各种情况。还要指出,在“甲是”和“甲不是”这两个基本的假设中,不能以为“是”就是指结合,“不是”就是指不结合。无论是对甲还是非甲而言,从与对方的关系方面考虑自身的,都是指结合。相反,凡是不从与对方的关系方面,而只是单纯考虑自身情况的,就是指不结合。因此,在上述八种情况里,(1)、(4)、(6)、(8)是关于理念不结合的情况,(3)、(5)、(6)、(7)是结合的情况。这八种情况穷尽了理念间结合或不结合所可能遇到的一切情况,并且构成了一个严密的论证体系。从结合和不结合这一正一反的论证中得出的结论是:理念不能是不结合的,理念必须是相互结合的。下面我们且举第一、第二种情况的论证为例,略予介绍。       

    2.理念不能不相互结合       

    如若一是。这在希腊文里是一个完整的句子,表示提出一个理念“一”。“一”在这里是任取的一个理念。历史上的巴门尼德以“一”作为“是”的性质,这里取“一”作谈资,增添了戏剧性。      

    作为上述八种情况的第一种,这里先考虑一,而且是不与非一相关的一的情况。其直接的结论是,一不是它的对立面多。进一步的推论是,一不能有部分,也不是整个。因为如有部分,一就是多了;而部分总是与整个相关的,没有部分,自然就不是整个。又:一既无部分,就不会有首端、末端和中间,因为这些都是部分。既无首端、末端,它就是没有限定性的,因而也不会有直线和圆;因为直线有两端,国是离中心距离相等的,它们都是有所限定的。既无直线和圆,就没有形;因为希腊人认为一切形状都是由直线和圆构成的等等。这样一直推下去,一共有十三组推论,其中每一组都以前一组推论的结论为依据,而全部推论以假定有一个只从其自身方面去考虑的理念‘一”为开端。陈康先生把十三组推论里涉及的理念全部列出,做成一张“范畴表”:    

    (l)“一”、“多”     

    (2)“部分”、“整个”      

    (3)“首端”、“末端”、“中间”(按:由此得“无限定性”,此漏)      

    (4)“形”:“圆”、“直”      

    (5)“在其他的里”、“在它自身中”(按:此二者合为处所)     

    (6)“变动”、“静止”,“变异”、“运动”,“旋转”、“变换地点运动”     (7)“异”、“同”     

    (8)“类似”、“不类似”      

    (9)“等”、“不等”,“大于”、“小于”      

    (10)“年老些”、“年少些”、“同年龄”     

    (11)“时间”:“过去”、“现在”、“未来”      

    (12)“是”:“已是”、“正是”、“将是”     

    (13)“名字”、“言论”、“知识”、“感觉”、“意见”     

    由于一开始就假定,这里设定的“一”只是从其自身方面去考虑的,因此,“一”不能是这张表里列出的任何理念,即,“一”与它们不结合。这里尤其要提出第12组理念,即“一”不能与“是”结合。西方文字的“是”在句子中有时态的变化,分别表示“已是”、“正是”和“将是”,然而据第门组推论,“一”已推得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特性,即“一”与时间无关,因此,就不能说“一”已是、正是或将是,即“一’与“是”无关,换句话说,最初以“一是”这句话假设有“一”,而现在连“一是”这样的话也不能说。这就是说,不从与其他理念的关系方面去考虑的理念“一”,论证的结果表明,这样的“一”是不能成立的。       

    3.理念成立于互相结合的关系中       

    第二种情况依然从假设‘如若一是”开始,然而这次是从与其他理念的关系方面去考察“一”的情况。同一个假设“如若一是”可以指从其自身的方面去考察的“一”,也可以指从与其他的关系方面去考察的“一”,这可能就是古希腊人说“一是”这个句子时所可能有的两种意义。前一种,只表示有“一”,后一种则是要用其他东西来说明的“一”,即,“一是”这个句子还要进一步加上表语,发展为“一是某某”。这样来假设,首先就把“一是”这句话看成是两个不同的理念“一”和“是”的结合,由此而得出,这样的“一”既是整体又有部分。而作为部分的“一”和“是”,它们哪一方也不能离开对方,成为“是的一”和“一的是”,这样,每一部分里都有“是”和“一”,部分的部分又有部分,“‘一”可以是无限多的井且有一切的数。这样,我们就看到,在第一种情况里被否定的十三组理念全部得到了肯定,它们都成为“一”的性质,或者表达“一”的意义的东西。事实上,这里一共涉及十五组理念,其中一组是在第一种情况里也应有而可能是陈康先生疏忽的“无限”,在此不仅有“无限’而且有‘有限’。另一组是“接触”、‘不接触”,插在“类似”、“不类似’与“等”、“不等”两组之间。     

    由于“一”是同其他理念处在肯定的关系中,这样,不仅“一是”,即‘一’能够成立,而且种种与之相关的理念都成了“一”所具有的意义,我们事实上就有了关于“一”的知识、意见,“一”是可以认知的。      

    这一正一反两种情况说明:一个理念,只有与其他理念相结合,才能成立,才是有意义可询的,否则,不仅没有意义可询,连其自身的成立也不可能。     

    还有一种假设:“如若一不是”,这句话也有两种理解:一种是绝对的“不是”,它等于无,这样事实上是说没有“一”,或“一”不成立,于是就不必进一步探讨它与其他理念的关系了。还有一种是相对的“不是”,这是指“一不是甲”,但并不妨“一是非甲”,因此,相对的“不是”仍是某种“是”,它还是表达“一’与其他理念的关系的一种方式。      

    上面都是从“一”的方面说的,还要说明,相对于每种“一”的情况,其他的理念的情况。研究的结果表明,只有当“一”与其他的理念相结合时,其他的理念也相互结合、能成立、有意义;反之,其他的理念也无意义、不成立。这是后六种情况的论证结果,它们和前面较详介绍的两种情况的论证一起,组成了关于理念问必须结合才能成立的严密论证。就这样,柏拉图的《巴门尼德篇》通过揭露自己前期以事物分有理念为主题的理念论的缺陷,发展出了一种关于理念间相互结合的理论。     

    柏拉图关于理念间相互结合的理论对于西方哲学传统的形成具有决定的意义。柏拉图早就认为理念所表达的才是真知识,是真理。哲学就是追求这种真理的学科。理念间相互结合的情况,就是柏拉图对那种真理的最初展示。不久,他又写了《智者篇》,进一步提出要研究通种(即类似于后人所说最普遍的范畴)间的结合,认为这是哲学中最难的问题。     

    柏拉图为逻辑方法在哲学中的运用作了尝试。虽然柏拉图的时代还没有一种成熟的逻辑学说,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当柏拉图在论说理念间必须相互结合这个结论时,为问题设立的八个假设乃至每一步推论,都是严格逻辑的。问题在于,他没有对自己运用的方法作出概括,也没有把逻辑和习惯的语言表达方法加以区别。     

    还有一个值得重视的地方。当柏拉图说到“是”与其他理念结合时,就把其他理念称之为“所是”或“是者”,“是”分配到每个理念,无一缺漏。这样,这种哲学就以关于“是”和“所是”的关系为形式。其中“是”是最普遍的范畴,它逻辑地包含一切“所是”。从“是”逻辑地推得各种作为所是的范畴,便是后世所谓的。ontology(“是论”)。对它的维护、发展或者批判、反对,构成了一部西方哲学史的主要内容。我们要了解西方哲学史,就不能不搞懂“是论”;而如果要从源头搞懂“是论”,那就非追索到柏拉图的《巴门尼德篇》这部对话不可。     

    今天,大部分现代西方哲学流派都把“是论”当作攻击的对象,这说明西方哲学正处在重要的转折关头。即便如此,我们也还是应当对“是论”有清楚的了解。这不仅是为了对现代西方哲学的未来走向有一种深人的理解,更重要的是,当我们看出了哲学观念本身也是可以变化的时候,那么,我们也许不会像过去曾做过的那样按照西方传统的哲学观念去看待和勾略中国哲学的面貌,从而充满自信地以中国哲学自己本真的面貌加人到世界文化的交流中去。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