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实践语言,实践思维,实践智慧(资料篇11)姚毓成整理  

2016-08-21 19:07:29|  分类: 探讨现代西方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纯粹“理念”与纯粹“现实”之间——伊索克拉底教育思想评价
伊索克拉底对古希腊教育教育贡献卓越,但因其对教育的论述参杂在各演说词中,要明确定位其教育思想并非易事,只有在与同时代其他思想家的比较当中他的教育理念才更易呈现出来。
西方教育哲学的原始分野----与柏拉图教育思想的比较
柏拉图作为伊索克拉底同时代的人,也创立了属于自已的学术领域。乔治·肯尼迪描述到:“伊索克拉底办学的成功促使了柏拉图五年之后继而创办了自已的学园。”同伊索克拉底一样,柏拉图的学园同样被称为有固定校址的以传播“哲学”为主的高等教育院校。但是,两者却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哲学----以伊索克拉底为代表的修辞教育传统和以柏拉图为代表的自由教育传统。从哲学的角度来看,柏拉图代表的理性主义传统取得了胜利,但在现行的世界里,从普通的教育制度和人们所接受的实际教育内容来看,伊索克拉底胜利了。
伊索克拉底与柏拉图都各自封自己为哲学家,都认为自己所教的才是真正的“哲学”,也就是教人去追寻智慧。他们都认同,智慧是人的理性(逻各斯)的能力,而这种理性的能力主要包括思维、推理、 言语等能力的完美展现,也就是要通过慎思明辨去指导人的言行。因此,旨在获得这种能力的哲学学习就成了教育领域里的首要任务。
“朝上”通向“理念世界”的柏拉图教育哲学
柏拉图将世界分为了可见世界与可知世界,现实的太阳统治着可见的世界,而理念的世界则统治着可知的世界。知识是普遍的、绝对的、永恒不变的,它不是人出生之后才被创造出来的,而是在出生前就已经存在于灵魂之中,人类的学习、认识等无非是去换取对灵魂的回忆,他追求的终极目的是最高的“善”, 也可以说是我们认为的“美德”。教育就是要培养末来的哲学王,认识到 绝对价值----善,而教育对于人们来说,就像“洞喻”所描述的,要人们认识到事物的理念,通过对理念的认识而获得绝对的价值。
可见柏位图这种教育哲学是要人们先了解抽象的理念,再通往“善”,最高理念与最高的“善”是统一的。在自由教育中,人们首先受到 的是认识能力训练,但是在柏拉图的诸多著作里的对庆中可以看出他并不重视言词的美妙性,而更在乎诸多概念上的意义探讨。随着这种讨论不断的深入,教育变得抽象、学术化。
“朝下”充满现实关怀的伊索克拉底教育哲学
伊索克拉底则提出了与柏拉图截然相反的教育哲学绸观。他排除了一切抽象的空洞的研究,明确指出:“根据人的天资 ,我们并不能掌握一门科学知识就完全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在他看来,帮助人们做出良好判断的只有合理的意见,这种判断不可能绝对可靠,而只能“大概如此”。因此,他把“能够运用推理能力而一般地达到 最好的进程的人看做聪明人,而将能够迅速获得这种见识的人称为哲学家。“也就是说,人们要掌握的是学会如何慎思做出决策,继而将其转化为语言表达出来,成为一名正义、节制、积极参与城邦公共事务中的公民,而哲学家就是通过学习后能迅速掌握这门学问的人。
伊索克拉底追求的是与我们现世相关的智慧,而不是沉溺于理念世界当中,他想“使人----每个人----都学会生活,这是一种随处可见的学习(修辞训练),适合每个人,不管这个人日后选择什么方向。”这种修辞训练是伊索克拉底继承自智者的雄辩术、演讲术等经转化而成的“修辞学”,构成了其整个教育系统的核心 ----修辞教育。(修辞教育----1、实践智慧;2、对善的追求)
结语----“伊索克拉底教育思想及实践”的古今观照
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当下教育理念的纷争其实是古希腊教育哲学纷争的又一次重演,而这种重复在历史上从未停息。在古代,中国的教育多少也包含一些柏拉图色彩,虽然未如希腊教育哲学那般鲜明,但一直秉承着道德教育优先的传统。从儿童启蒙的《千字文》、《三字经》又或者作为学习必读的“四书五经”等来看,无不是在价值引导下的修辞学习,文字是被用来“载道”的,道德教育则要通过语言的途径来实现,但文字学习本身并不能构成一种教育模式。我们当下已经越来越疏远了中国人五千的教育传统,而这种传统一旦中断,学校教育从一开始的就是语音、语词、语法学习等修辞训练。我们既不能在年幼时就从学校正规教育中广 泛接触最能体现中华文字之美的经典篇章,更未能在优美的言辞背后去建立能够指导人生的价值风尚。这种教育其实是柏拉图和伊索克拉底均强烈批驳的那个时代的“智者教育”,即仅仅看重眼前的、实用的、技术技巧型的知识,仅仅培养能“审时度势”地维护自身利益的“智慧”。这些以“我”为圆心而界定的智识,势必因每一个不同的“我”而变得缺乏共同的价值追求与恒定不变的道德体系。
如果按西方教育哲学从形而上到形而下按照等级划分,最顶层的应当算是来自希伯来文明的宗教教化,二是以古希腊柏拉图等为代表的“自由教育”一脉,三是以伊索克拉底、昆体良等为代表的“修辞教育”一脉,再次就是以谋生为主要目标的纯粹职业教育。教育的对象是人,人的本性中有两个极端:一是在许多人的内心深处总在寻求一种终极价值,越是接近终极价值的理论越是生命力长久,因此柏拉图教育哲学思想影响范围终究超过伊索克拉底;而在另一方面,人的本性又自然而然地使我们总是关注到我们的身体需求,因此职业教育即使没有名声显赫的哲学体系,却始终是教育中无需宣传而最有市场的一端。当代高等教育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自由教育”与“职业教育”之争,而事实是我们无论从理念深度还是实践操作看都远末朝向柏拉图,我们还正在伊索克拉底的“实践智慧”与面向纯粹物质需求的职业教育之间盘桓。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