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实践语言,实践思维,实践智慧(资料篇13)姚毓成整理  

2016-09-18 11:13:06|  分类: 探讨现代西方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践智慧在整个理智系统中的位置
要理解实践智慧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理智品质,就需要将它区别于其他的理智品质,因此必须了解它在人的综合的理智系统中占据什么位置,扮演什么角色。这个问题柏拉图也曾涉及到。柏拉图将实践智慧(phronesis)看作是综合的理智德性,它也等同于智慧(sophia),其中包括了思想、理智、记忆、伴随正确欲望的判断、正确的意见,等等(《菲莱布篇》、《法篇 》)。总之,它包括了人的实践生活中所涉及的各种理性能力。但是,由于柏拉图并未区分这些理性能力各自的具体对象及其在实践思维中的不同功能,所以他的phronesis的内容相当含糊。当然,柏拉图在《菲莱布篇》中主要的意图是对灵魂中理智与非理智的部分进行区分,证明理智的生活要好于非理智的生活,所以并不需要细致研究理智的内容究竟是什么,dm是只专注于它的总体功能,即思考、推理、判断、抉择。等等。亚里士多德不再将phronesis作为总体的理智德性,而是作为其中的一部分,与其他的理智德性或能力区分开来,从而能够清晰地展示实践智慧的特质。
实践智慧作为一种理智德性,是人的灵魂的理性方面的品质,它的这个定位涉及亚里士多德对灵魂部分 分的划分。要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采用了灵魂论中对灵魂进行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认为灵魂可以分为有逻各斯的部分和无逻各斯的部分(《尼各马可伦理学》)。但他承认,这种区分只是概念上的,而并非一种可观察的事实(《尼各马可伦理学》 )。灵魂部分的划分只是为了研究的目的而做的,实际上灵魂的构造十分复杂,各部分相互渗透、难以严格区分。而这里研究的目的的是理解人的行动,也就是灵魂的运动。所以,只要能够说明哪些部分引起了灵魂的活动,将它们与那不引起运动的部分区分开来就可以了。(《论灵魂》)这也很明显地体现了伦理学研究的特点,就是从被普遍接受的意见出发,并不追求过分的确定性,不必像科学研究那样刨根问底。
实践行为是灵魂所引起的身体运动,在灵魂中引起运动的是欲求和(实践的)努斯,欲求的对象就是实践努斯的出发点,而实践努斯的最后步骤就是行为的开。(《论灵魂》)其中,欲求涉及无逻各斯的部分,努斯相关于有逻各斯的部分。所以,实践活动包括两个部分,理智上对真的判断和对对象的欲求。逻各斯的部分之中有一个是可以听从逻各斯的,那是伦理学德性所在的部分。而在有逻各斯的部分之中,按照对象的不同,又可以分为为思考不变的事物和思考可变事物的部分,前者称为知识的部分(epistemonikon),后者称为 推理的部分(logisyikon.)前者与灵魂的行动无关。推理与考虑是一样的,它们涉及可此可彼的事物,但并不是所有可变的事物都 与人的实践相关,只有那些能够被人所欲求、所选择的东西,才是实践思考,也就是推理部分的对象(《尼各马可伦理学》 )。显然,实践智慧所涉及的灵魂部分是推理的部分,而且是其中涉及到可欲求可选择的实践对象的部分。合适的所做的工作就是,为欲求规定正确的方向,亚里士多德的欲求追求符合逻各斯所肯定的事物(《尼各马可伦理学》 )。亚里士多德说,它是行为的动力因而非目的因。实践的目的因便是实践所追 求的善即为一般而言的“做得好”(eupraxia).实践理智是对具体情境中何为善行以及如何达到它的把握,亚里士多德称理智方面的把握为“正确的逻各斯”(orthos logos),由它引导出“正确的欲望”(orthos orexei),然后行动出来便是“实践的真”。可以看到 ,这里亚里士多德实践中的“真”与“善”相关联,做得好就是行得真,就是实践行为符合其根本原则和规定,也就是实践者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做出了合适的行为。能够把实践的真并引导出这种行为的理智品质,便是实践智慧。
实践智慧就是思考可变的实践事物的推理或考虑的德性。按照前面提到的学科分类,实践智慧对应的是实践学科的研究,与它并列的是对应着理论研究的科学、智慧和努斯,以及作为制作之学的技艺。这样,根据对象是否为可变事物并且目的是真还是善,理论智慧与实践智慧和技艺分开来;根据活动对象及始因是内在于还是外在于活动者,实践智慧又与技艺区分开来,这样,我们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 实践智慧在理智活动体系中的位置。
----亚里士多德把理智活动(灵魂的逻各斯)分为始因是不可变的和始因是可变的二种。始因是不可变的是理论智慧派生出科学和努斯;始因是可变的是技艺和实践智慧。
总的来说,实践智慧是灵魂理性部分的一种品质,因此不是在潜能意义上的“具有”或“能力”(power,capacity)而是能够稳定地做出好的实践判断与行为的内在习性,也就是一种“性情”或“素养”(disposition).可以这样来理解:潜能可以实现,也可以实现可以正确地实现,也可以错误地实现;但品质则一定会通过行动来实现,任何外在的实践活动都是内在品质的表现,而且品质的实现只能有一种倾向。具有这种品质的人(p hronimos)总是能够做出有益于自己的决断和行动。好人总是会做好事,而只是有能力做好事的人,则不一定会做好事(《尼各马可伦理学》 ).当然,只专注于自已利益的实践智慧只是狭义上的,广 义上的实践智慧关涉到在城邦中各个方面的实践生活,其中可分为个人、家庭和社会三个层次。可以分别称为政治学和家政学,但它们总的来说都是关于人的实践生活的不同方面,因此可以广义地统称为实践智慧。因为实践智慧者关注的是自己的总体上的好 ,他作为城邦中人的本质也就决定了他的好离不开城邦的好(《尼各马可伦理学》 )。需要注意的是实践智慧与技艺的区分。柏拉图将技艺分为使用的技艺和制作的技艺。其中前者是主导性的,直接关系到实践活动对于人自身的好球,因此在很大程度上相当于来过里士多德所说的实践智慧。在《物理学》中,亚里士多德谈到,技艺有两个目的,一是产品本身的善,另一个人的善,前者是制作者的技艺,后者便是使用者的技艺,而使用者的技艺关乎事物的形式。也就是功能,只有制作者的技艺才是关乎质料的。《物理学》可见,实践对象的功能本身就是相对于人的善而言的, 所以,使用者的技艺并不外在于人的实践活动,而是直接关系到实践者的善。一个优秀的使用者就是能够充分发挥事物的功能而为人的善服务的实践者,也就是一个能够做出好的实践行为的实践者。当然,使用者的技艺尽管相当于实践的技能,但它与实践智慧的细微差别在于,实践智慧是一种同善恶相关的,合乎逻各斯的、求真的品质《尼各马可伦理学》 )。而技艺是一种与真实的制作相关的合乎逻各斯的品质《尼各马可伦理学》 ),也就是说,使用的技艺似乎无关乎人的善恶的好坏、而且只关乎对象的好坏,但这个说法又与《物理学》中的论述不大协调。其实可以这样来理解:使用的技艺无疑也是关乎人的善恶的,但必须是在智慧引导之下,也就是必须是“正确的使用技艺”。如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反复强调的,只有在智慧引导下的技艺才真正地符合人的善。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亚里士多德的实践智慧似乎包含了柏拉图所说的智慧和使用的技艺,其中,智慧考虑实践活动的规范性原则以及正确的目的,而使用的技艺则考虑达到目的的有效手段。这种说法看上去是将亚里士多德“理智主义化了”,因为,亚里士多德认为,确定实践目的的不是智慧,而是伦理德性。但事实上亚里士多德并不否认对实践的理性反思有助于实践者理解实践的第一原则,即作为目的的幸福,因此他的实践智慧实际上并不排斥理论性的思考。这一点从他的伦理教育活动中就可以发现:伦理学课程的听众是那些已经具备了一定程度伦理德性的人,他们对领会伦理学原则具有一个好的始点。因为伦理学探究的始点是经验和现象,那些具备伦理德性的人已经对这种始点有所领会,因此才有可能接受这种理性的探究,这样,经过了学习和理性反思之后,他们才能从具有自然德性过渡到 具有完善德性,这个过程就是获得实践智慧的过程。因此,实践智慧本身就包含着对实践原则的理性反思能力。在这一点上,亚里士多德并没有违背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传统。因此,亚里士多德的理智活动分类中,存在着一些模糊的地带。尽管他力图将这些理智活动区分开来,但这些区分并非无懈可击,或者说,概念上的截然区分可能会损害对它们实际联系的理解,也会影响到对实践智慧之内在结构的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