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科学实践哲学----姚毓成整理(1)  

2017-04-18 12:33:53|  分类: 探讨现代西方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兴的科学实践哲学研究若干进路》
从最近新兴的科学实践哲学的观点看,以往的科学哲学都可以被称为传统科学哲学。而在传统科学 哲学中,我们知道,按照历史进程它又可以被划分为两个大的阶段,即逻辑主义和历史主义两个阶段。逻辑主义的科学理性研究将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分开,认为对 理论理性的逻辑分析是理解科学理性的唯一途径,并把实践理性归入伦理学、社会学、心理学等其他学科的研究中,许多历史主义科学哲学家在否定逻辑主义方向的前提下,因为未能将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重新整合,从而对科学理性不可避免地采取了怀疑主义态度。
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科学实践哲学采取一种自然主认的哲学方向,它把科学活动看成是人类文化和社会实践的一种特有形式,并试图对科学实践的结构和变化的主要特征做出深入研究。在这个研究方向下,对科学理性的理解要求我们放弃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的人为分界,而对科学理性的主要特征做出各种经验研究。
目前,科学实践哲学研究也可以清晰地区分为三个研究进路:认知科学进路。解释学进路和新实验主义进路。其中认知科学的科学实践哲学研究主要集中于脑机制、个体实践方式和实践活动对于认识的涌现和影响的研究上,这个进路着力的是,认知活动的实践性在塑造知识中的机制和作用,一些人建议关于科学的认知科学应当取代科学哲学,如丘奇德(churchland)、基尔(giere)、西蒙(simon)等。他们基本上是用自发的认知个体的内在心理机制对实践进行说明和解释,提供实践的微观机制,这是典型的自然主义进路。但是,它多被 批评为认知个体主义。
科学实践解释学进路的主要代表人物是约瑟夫·劳斯(j rouse)。而新实验主义的研进路则涉及一大批科学哲学家,他们主要是:伊恩·哈金(lan hacking)、艾伦·富兰克林(allan )、彼得·路易斯·伽利森(peter louis galison)、 大卫·古丁(david gooding)和黛博拉·c梅奥(deborah g mayo)。事实上,对这些研究进路起推动作用的还有大批的SSK(sociology of scientific knowledge)科学知识社会学家布鲁诺·拉图尔,米切尔·林奇(michel lynch)、卡林·诺尔--塞蒂纳(karin d knorn-cetina)以及一些女性主义科学哲学家,如依夫琳·福克斯·凯勒(evelyn fox keller)等。SSK对科学实践哲学研究的贡献是被 逐渐认识到的.SSK把实践理性从具体操作转变成为一种认识论上的语境相关的重要概念,并把实践活动l置于文化场景中,这点对于科学实践哲学研究的进展起到了重要的激励作用。而女性主义则从性别的独特视角,表明科学知识不仅是更为一般实践性的,而且可能是地方性的、文化性的,可能是具有社会性别实践性的,这为科学实践具体化提供了论说。
可以说考察和重新审视科学实践的哲学是以科学实践(scientific preactices)作为出发点,对科学理性在科学哲学内部的作用提出了一种新的理论。在这个理论中,不仅重新审视科学哲学的经典问题,如科学说明,科学推理,科学价值,科学发展模式等,而且将这些经典问题同一系列新研究领 域如技术哲学,科学社会学,科学心理学等,有机地联系起来,从而更有效地理解科学研究。
参考资料《自然主义认识论背景下的规范性重建》
规范性问题历来是自然主义认识论者受到挑战的领域,甚至很多反对者以此来质疑自然主 义,因此解决规范性问题对于自然主义者来说就显得相当重要了。 本文的目的就是在自然主义认识论背景下为规范性寻找立身之地。文章首先对奎因的将认识论置于科学之下的观点做了分析。奎因认为在科学之外没有做出评判的基 础,我们只有接受科学本身。这是对传统认识论的一种挑战,奎因的这种自然主义认识论观点引出了规范性是否在自然化认识论中具有作用的问题。 在“自然化的认识论”一文中,奎因明确地表达了认识论具有描述性功能的观点。但我们可以看到,当我们试... 展开 规范性问题历来是自然主义认识论 者受到挑战的领域,甚至很多反对者以此来质疑自然主义,因此解决规范性问题对于自然主义者来说就显得相当重要了。 本文的目的就是在自然主义认识论背景下为规范性寻找立身之地。文章首先对奎因的将认识论置于科学之下的观点做了分析。奎因认为在科学之外没有做出评判的基 础,我们只有接受科学本身。这是对传统认识论的一种挑战,奎因的这种自然主义认识论观点引出了规范性是否在自然化认识论中具有作用的问题。 在“自然化的认识论”一文中,奎因明确地表达了认识论具有描述性功能的观点。但我们可以看到,当我们试图为描述性观点做出一个基本的论证时,事实上这也就 陷入了一项规范性活动中。在认识论中,我们是没法避开规范性问题的。 其次,文章提到了试图用工具理性来说明规范性的途径。这种途径认为我们可能不具有一种绝对的理性观点。规范性只能被定义为,当结果确定后我们应该做什么的 工具理性。但工具理性还是需要用一个绝对的理性的观点定义本身。由于工具理性的有限规范性不能用工具性的术语来解释,因此这种有限的规范性就失败了。而且 工具理性也没能解决休谟难题,反而陷入其中。 最后一条试图解决规范性的途径是用附生性概念来说明规范性和描述性的关系。附生性试图为规范性和描述性提供一种依赖关系,同时保持他们各自的自主性。本文 考察了弱的、普遍的和强的附生性。就提供依赖性而言,弱的和普遍性的附生性太弱了,而强附生性作为唯一一种可能的选择,也并不能提供一种依赖关系,而只是 一种持续的关联关系。由于附生性本身的概念是有问题的,因此它也不能够为规范性问题的解决提供出路。 那么如何为规范性寻找到解决途径呢?本文将温和第一哲学的视角引入进来,试图从中为规范性提供解决出路。但这种温和第一哲学并不是必须的,而只是一种可能 的途径。本文为这种温和第一哲学设定了四条标准。前两条是说任何温和第一哲学都是可错的和可修正的,第三条是说必须提供一条外在于科学的视角来评价科学, 而最后一条则是科学必须能够为认识论提供启示,而同时认识论也必须为科学提供启示,而且不能循环。这样的温和第一哲学就能在自然主义认识论中为规范性提供 一个外在于科学的基础,从而使规范性不至于完全来自于描述性的科学。而另外一条可能解决问题的出路,是引入了规范性的建构主义和有关规范性的假设。外在于 科学的文化、社会或者假设的基础和自然基础一起将建构起规范性。对一个共同体来说,共同体设定的关于科学理性的规范和其他规范的本质是一样的。共同体建构 起了这个规范,并普遍接受了这种规范,那么这些规范它们对这个共同体来说这些规范就是客观的,具有规范性力量。而在假设中规则也可以具有规范性。假设我们 是自然力量(Mother Nature)的产物,我们所采用的规则就是最优化的了。而不管是文化基础还是假设基础都是非绝对的、可错的。这样就为规范性提供了一个外在的非绝对基 础,使自然主义认识论中为规范性留下了发展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