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科学实践哲学----姚毓成整理(6)  

2017-06-27 14:08:59|  分类: 探讨现代西方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实验主义的科学实验哲学的研究主题》
新兴的科学实践哲学的两个进路,一个以解释学为基本特征,追究和辩明科学实践概念的意义,并以科学实践概念为基础继续说明传统科学哲学中那些最重要论题(例如实在论)的意义。另一个深入科学实践的具体形态,如实验、观察和实验室活动过程中,探讨实验、观察和理论三者的关系,科学仪器的作用,客观事物知识的形态等等具体问题,给科学实践哲学以丰富内容,从科学实践出发举例阐释和论证科学实践与理论的关系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不必均负载理论、渗透理论。
观察与实验在科学实践哲学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一个特别有趣的问题。对“观察实验负载理论·"命题的重新考察也具有重要意义。这个命题曾一度成为实证主义的克星,并成为历史主义科学哲学的重要理论支柱。历史主义科学哲学宾汉森提出并且论证了这个命题 ,而后来这个命题被 科学哲学所普遍接受,成为经验与理论两分的致命一击。而一旦它为我们所受,观察实验与理论的关系就不复存在。而一旦三者成为三位一体的混合燕东西,关于科学理论的进步、比较、真理等问题都因为缺乏必要的合理基础而成为令人困惑的问题,相对主义兴盛也与这个命题 有关。重新使得观察实验,特别是实验成为理论必要和适宜的基础,并且为此提供科学史案例突变的复杂辩证法关系的观点,有重要意义。
以往的科学哲学往往把观察和实验混为一谈。这是因为,观察与实验的作用对于逻辑主义或经验主义的科学哲学来说,很少有本质上的意义差异。它们都是为理论提供证据的,是理论联系被表征的世界的经验桥梁和中介。并且实验和观察还有用来检验理论的作用,实验和观察为明确的理论假设所导引,即观察·实验负载理论,渗透理论。
在科学实践哲学中,特别是在新实验主义科学哲学的视野中,实验常常有自已的生命,实验也常常有许多种类的生命。实验不是为明确的理论所导引,而是为值得研究事物的暗示以及对如何开展这样的探索之把握所导引。科学实践哲学更为重视实验,因为在科学实践哲学中,科学是作用于世界的方式,而不是观察和描述世界的方式,“实验一直担当着知识论的重任”。这样,实验或者观察与理论在品格方面就有了重要的区别。因此,科学实践哲学中明显地表现出更为重视实验的特征。实验目标、实验设计、实验所采用的手段、仪器和获得的现象,都得到了更高程度的重视。
科学实践哲学中的新实验主义研究进路还集中批判了一直以来强烈影响科学哲学的,“观察·实验渗透理论”、“观察·实验负载理论”的命题。新实验主义的先驱哈金认为,第一,观察与观察陈述不是一回事,以往的逻辑经验主义、实证主义哲学家太注意陈述,而作为活动的观察则没有受到应有的待遇。第二,理论和实验的相互关系在发展的不同阶段是不同的,而不是都有同样的关系。第三,更基础的真实研究往往要先于无论什么相关理论。第四按照理论主实验术语划分问题本身就是一种误导,因为它把理论处理成为一种同一种类的东西,把实验处理为另一种类同一的东西。新实验主义通过大量的实验案例、观察先于相关理论的案例或者独立于理论的案例(如戴维观察到沼气的案例、赫谢尔对未知天体的观察发现、布朗运动的观察无理论性),说明了存在不负载理论的实验、相当有力地驳斥了“观察实验负载理论”命题。当然,我们认为,实验、观察和理论之间的关系相当复杂,那种逻辑上只存在一类可以概括全体的关系可能是幻觉、实验可以有自已的生命,理论也可以有自已的生命,实验和理论还可以有相互纠缠的双螺旋式的缠绕在一起的生命。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深入到科学实验、实验室去,探询这种多重关系、而不是冠以一个简单的说明。
因此连带地,在科学实践哲学中实验室也被赋予新的认识论地位和意义,是一个认知概念,而不仅是认知和场所而已。事实上,早在科学实践哲学诞生之前,在ssk中,如卡林·诺尔·塞蒂纳就认为,科学实验室概念已经代替了实验概念之于科学史和科学方法论的意义;实验室语境由仪器和符号的实践构成,科学的技能活动根植于此。正是实验室使得实践概念成为一种文化实践的概念。实验室在科学哲学研究中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理论概念,实验室本身已成为科学发展的重要的代理者。塞蒂纳甚至认为这个代理过程如下:实验室研究成为事物被 “带回家中”的自然过程;它使自然对象得到“驯化”;使自然条件受到 “社会审查”。实验室重要的意义还在于提升了“社会秩序”和“认知秩序”。
传统科学哲学仅仅认为实验室是产生知识的场所,仅仅在科学知识产生的源头给予实验室一个位置,而后科学知识的理论的发展均与实验室无关,这使得实验室有点牛顿框架下的空间;而新的科学实践哲学给予实验室以重要地位,则使得实验室之于实验和理论在点像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之于其中的物质一样。新科学实践哲学认为:1实验室是建构知识的研究场所与情境。由于知识是地方性的,因此知识作为其实践的维度,必定含有实验室特征,对象经过巨大改造之后,已经不再是纯粹自然的东西;2实验室作用是隔离-操纵对象,使得被研究对象,使得被研究事物清晰化;3实验室以工具、设备和技能加入研究,实验室本身就是研究活动的组成;4实验室还提供了追踪实验过程的全程性认识;5提供新科学资源的实践性理解、文化性理解。
目前,新实验主义的科学实验哲学主要研究的主题包括:1实验的物质实现;2实验的因果关系;3科学--技术关系;4实验中理论的角色;5建模和(计算机)实验;6工具使用的科学和哲学的意义。
在实验室里,我们能动地与物质世界打交道。无论按照哪种方法,实验都包括一种实验过程的物质实现(研究的对象、仪器和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问题是:科学实验的活动和产品特性对于哲学上关于科学的本体论的、认识论的和方法论的论题的争论有什么意义?
新实验哲学认为其本体论意义在于:一种关于实验科学的更适当的本体论说明需要相应的某些配置性概念。例如,关于实验实验设计的实践,实验再生产能力的角色和自然作为机器的概念的考察;在实验中必需的图示符号使用,“虚拟观察”的程序,仪器使用中专家角色;人的精神在实验本体中的作用,例如,可能性、能力、倾向,或许应进入实验科学的本体论研究,其认识论意义在于:实验的干涉特征同样引发认识论问题:柏德提出一种新波普尔主义的关于“客观事物知识”的说明,其知识是被封存在物质事物中的。对这种知识进行例举说明的是华森和克里克的物质的双螺旋模型,达文伯特的旋转的电磁发动机,以及瓦特的蒸汽机指示器。柏德认为这些例证本身就是把类似于标准认识论的真理、辩护等概念移位到 事物知识上的案例。例如,在对工具的讨论中,柏德提出事物知识概念,并且把它们分为:模型知识,如DNA模型;工作知识,指一种工具或者机器在运行中的规则性和可靠性方面的认知;测量知识。这些区分也涉及波普尔的世界1、2和3的划分以及相互作用的形而上学问题。
对实验的理论的和经验的研究也非常适合于因果关系论题的探究。在实验的因果关系上至少可以发现三种不同研究进路。第一个进路,认为在实验过程和实验的实践中的因果关系角色是可以分析的。第二个进路包括对在解释和检验因果主张的实验角色的分析。因果推论可能仅仅在通过(楞、可能的假说的)实验干涉才能被 证明,而不能通过观察来证明。 第三个进路,是在行动和操作的概念基础上去说明因果关系的概念。
如果哲学家继续保持对科学的技术维度的忽视,实验就将继续仅仅被视为理论评估的数据供给者。如果他们开始认真地探讨科学--技术相互关系,研究技术在科学中的作用的一个明显的方法就是集中于实验中使用的工具和设备上。在《科学实验哲学》这本论文集中,柏德论证了事物知识和理论知识同等的重要性。而兰格主要强调了实验科学和技术在概念上和历史上的近亲性。(等待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