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姚毓成的博客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

 
 
 

日志

 
 

科学实践哲学与网友议论2----姚毓成整理(6)  

2017-06-25 11:24:46|  分类: 探讨现代西方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6-01 18:30康德
伽达默尔的解释与理解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也是揭示真理的过程,最理想的状态是我们彼此在解释与理解中达到真理。不过这里的“真理”与我们中国人理解的“真理”是不是完全一致?发现原来我们的这个“真理”有着不同的理解,经过词源与历史演变以及语境,多方面的比较,发现差别是比较多的,这个问题早先在姚先生的博客里谈到,但是不够深入,也可以说解释与理解不够!
06-01 18:46姚毓成 回复 康德
海德格尔使解释学从方法论和认识论转向了本体论,他把理解看成是此在的基本生存结构,只要此在存在,它就理解存在,理解是此在的本体论条件,此在通过理解和解释对自身的各种可能性进行筹划。理解文本就是对自身的理解,所以解释学就转向了存在本体论。伽达默尔继承了海德格尔本体论解释学的基本精神,他的解释学探究人类一切理解活动得以可
能的基本条件,关心人与世界最基本的关系。在伽达默尔看来,“对文本的理解和解释不仅是一个科学关心的问题,而且是整个人类世界经验的一部分”.
理解的现象存在于人和世界的一切关系中,他说“我认为海德格尔对人类此在的时间性分析已经令人信服地表明,理解不属
于主体的行为方式,而是此在本身的存在方式。本书中的解释学概念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使用的。它标志着此在的根本运动性,这种运动性构成此在的有限性和历史性,因而也包括此在的全部世界经验。
”理解活动是人存在的最基本的方式,而不是主体认识客体的主观意识活动。
 伽达默尔认为古典释义学最大的问题在于,它受主客二分思维方式的影响,把解释者和文本分开,把历史间距看成是阻碍正确理解的否定因素而加以抛弃。古典释义学认为,既然文本和读者之间存在着历史间距,那么在理解的过程中,理解者不可避免地带有他个人的主观成见,因此,为了达到对文本或作者原意的正确把握,就必须克服由历史间距所造成的主
观成见。总之,历史间距是应该克服的。
06-11 15:46康德
人类最强大的力量是什么?是逻辑理论---黎明。
人类历史显然证明,只有创造了逻辑理论的民族,才是真正强大的民族。西方人之所以在全世界独大、独强、独具真正人类文明的精神,独创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智能科学,等等等等,问题的根本在哪里?正就在于,西方人拥有自己创造的逻辑理论。
有了逻辑理论,才可能会有正确的思维,有了正确的思维,才可能会有正确的言说、正确的学说,才可能会有正确的知识和行为。更进一步,有了逻辑思维的能力,才可能会进一步有发现真理的能力,才可能会有进一步发明事物真知(规律)的能力,才可能会有真正有效的知识,才可能会有创造新事物的能力,以及最终,才可能会有通观宇宙万物的奥秘,从而不断取得进步的智慧的可能,等等等等。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曾说过,对于人类来说,拥有好的理论,才是最重要的。而真正最好的理论,首先即应是逻辑理论。因为逻辑理论实际上应是一切理论之母。
中国历史证明,中华民族,中国人,中国人的国家,从来都没有在精神的意义上真正强大过,中国历史上的强大完全都只表现为朝廷军事力量的强大,只是暴力权力的强大,这种强大,最多再加上人口众多、物产丰富,经济总量巨大而显得强大,然而实质上与民族、社会、国家精神力量的强大关系不是很大。造成中国、中国人、中国社会始终匮乏精神力量的最深刻的历史原因,即两千多年来被带上了“尊孔贵儒”、“独尊儒术”的历史之路的中国人,始终都严重地匮乏逻辑的理论,匮乏逻辑思维的能力。一个严重匮乏思维能力的民族、社会、国家,就只能是一个积贫、积弱、积蠢的落后的民族、社会和国家。中国人的国家两千多年来,尽管外表上表现出张扬、富裕、强大,具有东方泱泱大国的风范,然而它实际上却全都是暴力权力所造成的假象,真正的中华民族、社会、国家,其实从来都只有积贫、积弱、积蠢的完全非文明的状态。看不到这一点,将无以解释近代中国历史的苦难历程。造成中国漫长历史之中的如此苦难历程的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即今天文章的题目所示:中国人几乎从远古以来,即严重地匮乏人类最强大的力量——逻辑理论的发现、发明和创造的力量。这里说到的发现、发明和创造,其实是在告诉亲们,逻辑理论并不是完全天赋于任何人类的东西,而是必须要求人类自己去追求的东西,也即是说,必须人类自己去不断地发现、发明和创造的东西。其实,任何人类的工具,包括武器,尤其是精神—逻辑的工具、武器,全都只能是人类自身去追求发现、发明和创造的结果。
而想要发现、发明、创造出工具、武器的人类,就必须树立“爱智慧”的精神,也即“爱真善美”的精神,只有树立了“爱真善美”、“爱智慧”的哲学精神的人类,才可能成为发现、发明、创造工具、武器的人类,尤其是才可能成为发现、发明和创造逻辑理论武器的人类。没有逻辑,即必不能讲理,事实上长期以来,中国就只讲礼,而不讲理。
从这一点,大家将立即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我们中国人为什么在过去两千多年的长期以来的历史之中,会始终都严重地匮乏逻辑理论武器的原因。什么原因?因为中国人跟随孔丘及其儒家,完全走了一条根本就拒绝“爱真善美”、“爱智慧”的创立哲学的道路,而是完全相反,走了一条惟一只“爱亲尊长”、“爱权力财富名声”、“爱功名利禄”的完全反智慧、反哲学,实质上是反人类文明的纯粹世俗功利主义的道路。走如此反智慧、反哲学的反文明历史之路的结果,即中国人直到今天也没有创造出自己的逻辑理论。
但我要告诉我的亲们,老子的《道德经》却是人类中真正最高超的逻辑理论,可惜中国人全都被孔儒的意识形态彻底蒙蔽了,即使世界上最伟大的逻辑理论摆在了中国人的面前,中国人还仍旧只能是盲目无知,而完全让自己走了一条绝对没有逻辑理论的历史死路。这才是两千多年来全部中国历史始终都只能严重匮乏文明进步力量的历史真象。只有在天赋智慧——自然之道面前懂得忏悔的民族,才可能是真正拥有文明智慧的民族。(2017,5,17.)-一---一上面的博文是黎明先生写的,过分夸张的批儒挺道是他一贯的作风,转过来,作为批判的靶子,检查自己的状况是有益的尝试!6
 姚毓成 
狭义相对论到广义相对论的背景知识
 亨利·彭加勒 (Jules Henri Poincaré)是法国数学家、天体力学家、数学物理学家、科学哲学家,1854年4月29日生于法国南锡,1912年7月17日卒于巴黎。彭加勒的研究涉及数论、代数学、几何学、拓扑学、天体力学、数学物理、多复变函数论、科学哲学等许多领域。他被公认是19世纪后四分之一和二十世纪初的领袖数学家,是对于数学和它的应用具有全面知识的最后一个人。彭加勒在数学方面的杰出工作对20世纪和当今的数学造成极其深远的影响,他在天体力学方面的研究是牛顿之后的一座里程碑,他因为对电子理论的研究被公认为相对论的理论先驱。
彭加勒对经典物理学有深入而广泛的研究,对狭义相对论的创立有贡献。早于爱因斯坦,彭加勒在1897年发表了一篇文章“The Relativity of Space”〈空间的相对性〉,其中已有狭义相对论的影子。1898年,彭加勒又发表《时间的测量》一文,提出了光速不变性假设。1902年,彭加勒阐明了相对性原理。1904年,彭加勒将洛伦兹给出的两个惯性参照系之间的坐标变换关系命名为‘洛伦兹变换’。再后来,1905年6月,彭加勒先于爱因斯坦发表了相关论文:《论电子动力学》。  他从1899年开始研究电子理论,首先认识到洛伦茨变换构成群(1904年),第二年爱因斯坦在创立狭义相对论的论文中也得出相同结果。
洛伦兹变换(Lorentz transformation)是狭义相对论中两个作相对匀速运动的惯性参考系(S和S′)之间的坐标变换, 是观测者在不同惯性参考系之间对物理量进行测量时所进行的转换关系,在数学上表现为一套方程组。洛伦兹变换因其创立者——荷兰物理学家H·洛伦兹而得名。洛伦兹变换最初用来调和19世纪建立起来的经典电动力学同牛顿力学之间的矛盾,后来成为狭义相对论中的基本方程组。
1854年黎曼在格丁根大学发表的题为《论作为几何学基础的假设》的演说,创立了黎曼几何学。黎曼将曲面本身看成一个独立的几何实体,而不是把它仅仅看作欧几里得空间中的一个几何实体。1915年,A.爱因斯坦运用黎曼几何和张量分析工具创立了新的引力理论——广义相对论。 
 从1914年到1923年,怀特海在这段时期里,他的的兴趣转向自然科学、特别是物理学中的哲学问题。当时,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原理已引起国际上学术界、特别是物理学界的广泛注意。怀特海赞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观点,并被看作当时对相对论有较深理解的科学家之一。1914年,他在巴黎举行的数理逻辑家的会议上宣读了《空间的相对论》一文,这篇文章标志着他的兴趣已转向科学哲学问题。接着,他又先后发表了三篇从哲学观点探讨时空的相对性问题的论文:《空间、时间和相对性》,1915年;《思想的构成》,1916年;《对某些科学观念的剖析》,1917年。与第一个时期的著作不同,这些文章已带有较多的哲学性质,它们所涉及的问题不仅是数学家和逻辑学家关心的问题。而且是哲学家、特别是科学哲学家深感兴趣的的问题。由于他的兴趣转向科学哲学,他在这段时期里也积极参加伦敦亚里士多德学会和英国科学促进会的学术活动。
    其后不久,怀特还有连续出版了他在科学哲学方面的三本重要著作:《自然知识原理探讨》,1919年;《自然概念》,1920年;《相对性原理》,1922年。与前几篇论文一样,这三本书也是着重探讨自然科学的基本原理。不过,他现在大大修改了他原来的经验主义立场,并且放弃了他在前几篇文章中提出的部分观点。这三本书的主题相同,内容上也大同小异。第二本书对第一本书作了一些提炼,删去了一些技术性的解释,第三本书有补充了一些对广义相对论的推演。
    在这段时期里,怀特海对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提出某些补充意见,但未引起物理学界的注意。他反对“科学的唯物主义”,反对心物二元论,反对所谓“自然界的二分法”,提出“事件”和“客体”这两个重要概念,为过渡到后来的思辨哲学作了准备。0
此外,爱因斯坦成功地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表述运动方程,其结果是,不论选取什么坐标系作为参考系,运动方程都 保持其形式。在这种表述中,不受约束而运动的物体(以及尤其是光线)相对于一个任意的参考系总是沿短程线(亦即具有“最短距离”的路径)运动。但是这种表述所需要的几何学是一种具有可变的实曲率的黎曼几何。然而,在极限情况中,当没有引力场时,光线和自由运动的物体的路径都是直线。
这样广义相对论就涉及到了几何学和力学的融合,这种融合在广义相对论中比在牛顿理论中更亲密。其实,“几何学”这个词当在广义相对论中使用时,涵盖了比它在牛顿力学中的用法要广泛得多的一组关系。譬如说,在相对论中,几何不变量涉及到对象的时间特性和严格的空间特性。其实,相对论的这个基本不变量是这样来制定的,以致于当把那些依赖于物体在一特定区域之分布的特殊值赋予这个理论中含有的某些参量时,光线和自由运动物体的轨迹可以作为那个区域的短程线推导出来。相比之下,经典力学的基本运动方程就不能从牛顿理论的几何框架中推导出来。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中,牛顿理论所采用的力函数也不是由所研究的对象的几何性质决定的;相反,引入一个特定的力涵数就是引入一个额外的独立假定。另一方面。在广义相对论中,诸物体在一个区域的分布决定了这个区域的几何学;运动方程就可以从如此决定下来的几何学中推导出来。因而明显的是,广义相对论的这个综合性的几何学是物理学的一个分支,它把牛顿力学的几何学作为一种极限情形包括进来。由此推知,采纳这个几何学而不是采纳对它的一个取舍,这不是一个只需要在各种可能的约定之间进行决断的问题,而是它必须依赖于经验证据。
与广义相对论相联系,已经提出了三个问题,对这三个问题的评注将有助于澄清在对该理论的以上简要论述中的几个要点。
1、广义相对论已受到批判,这种批判的根据是:不像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的概念----尤其是它对任意选择的空时坐标系的自由运用----不具有实验的(或“操作的”)意义。在对粒子的相对论运动方程的讨论中,P*W*布里奇曼已论证论道,这个理论没有在一处给出了坐标指派的“操作”定义,不管这些坐标是与运动方程相联系还是与其他东西相联系。进一步说,在布里奇曼看来,这个理论没有阐述任何操作标准,以决定处于不同参考系中的不同观察者所研究的物理事件是不是“同样的”事件。因此,这个理论被指控不能分析“可以直观地认识的基本事件”,按照这个事件,物理状态被假定是可以得到完全的表征的。布里奇曼由此得出了这一结论:广 义相对论不是完备的,它是以一些含糊不清的假定来进行工作的,而这些假定却掩藏着一个成问题的哲学。
在指出相对论的纯粹的数学形式系统并没有向该理论提供物理内容上,布里奇曼无疑是正确的。当他认为广义相对论若要算做物理学的一个分支,则就必须提供把理论词项和实验概念联系起来的合适的协调定义时,他同样是对的。不过,正如布里奇曼似乎在做的那样,要求每个理论词项都 应与一个公开的实验程序相联系,这就不合理了。要求一个理论的每个构成假定都应该能独立于实验检验,这也不太合理。只有为数不多的经典物理学理论满足提出来的这些要求中的第一个,虽然它们并不因此不是合适的物理学理论。或许没有一个现代物理学理论满足第二个条件。正如我们已多次指出的,一个理论要能加以检验并实现它的研究功能的一个充分条件是,应使其足够的理论概念与协调定义联系起来,这样才能使其公设的一系列逻辑推理受实验支配。广义相对论充分满足了这个要求,对此没有什么严重的怀疑。
在这方面需要认识到另外一点。在比经典力学中的运动或者狭义相对论中的运动方程所经历的变换都要广泛得多的一类变换下,广 义相对论的运动方程是不变的。因此,与此相似,广义相对论表述了比其他两个理论所表述的运动都要广泛得多的一系列运动的共同结构,这样它便从后两个理论明确认可的物理系统的许多差异中进行了抽象。这样,当广义相对论应用于不同类型的物理系统时,它的理论概念的对应规则(或操作定义)在它们特殊的经验指称
4)对于一个既定的理论概念来说,不可能保留同样的操作定义而又不削弱该理论的不变性领域和应用范围。我们可以在如下情形中发现同一个理论概念但其对应规则却不同的简单例子,这就是:广义相对论中,“点”这个词项有时被等同于地表上的一小块面积,有时被等同于一颗行星,有时被等同于整个地球的体积,有时等同于一个银河系。可是,没有一劳永逸地为一个既定的理论概念制定一个唯一的对应规则,这个事实并不意味着,当把广义相对论应用于一个具体问题时,不能为这个概念提供一个具有特殊的经验指称的协调定义。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